古秋冬月

【花无谢专属活动】(巍花)鬼王娶妻

上一位@箜篌骨

鬼王娶妻(巍花)

花无谢是武将世家花家的二少爷,从小就能看见鬼,这让他感到非常困扰,因为他们知道花无谢能看到他们而经常骚扰他,再加上大人们都不相信他说的话,认为他顽皮胡说八道。

然而就在他八岁那年就有了转折点,花无谢生了一场大怪病,一直昏迷不醒,找来的郎中都无法医治,最终找来了巫医也既是道士,查了下才知道,原来这些是被花家在战场上所杀死的怨魂来纠缠,加上花无谢能看见他们因此就把怨气撒在他身上,想要夺走其性命,就算他救回他一次他们以后还是会来继续纠缠他,这下花家的大人们着急了,问有没有办法救他们的孩子,道士无奈告诉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与鬼王订下婚约,这样才能保住其性命。

为了花无谢的性命,最高龄的花家奶奶答应了这婚事,花正坤也不敢反驳也只好点头答应,便交给道士来做,那道士开了法坛开始做法做仪式,仔细写好了两张一样的婚约纸,需要花无谢的血指纹盖章,盖了章便把其中一张烧给了鬼王,并且静静等待回应,过了一个时辰剩下的一张婚约纸凭上空出现了两个字—沈巍,还有一行字写着,等到花无谢十八岁成年那日来接走他完婚,表示婚约完成,过不久,花无谢便醒来了。

十年后。

“阿福,你什么时候去投胎啊?”

“明天吧,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无谢啊,你的婚礼我没办法参加了。”

“嘁,荒唐,他们没问过我就随便把我许配给鬼王了,对了你见过鬼王沈巍吗?他长什么样的?是不是青面獠牙长得很恐怖的那种啊?”

“这啊……等你成婚那天就知道了。”

花家府邸的屋顶上坐着一人一鬼,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关于鬼王沈巍的面貌,这个叫阿福的鬼魂因曾经救过花无谢的性命而让他俩成为知己的契机。

“好吧,那就没办法了,累了,晚安阿福。”

“晚安,无谢。”

眼看花无谢从屋顶跳下去,目送他回房直到息烛为止,其实花无谢并不知道阿福真正的身份,他其实便是鬼王放在花无谢身边专门保护他的护卫,交换条件便是能让他投胎转世,再加上过两日就是花无谢的十八岁生辰,也意味着他俩快成亲了。

隔日夜晚,花无谢目送阿福顺着一条发光的路径走,阿福走了之后他的周围安静下来,有点不太习惯,从八岁病好开始那些孤魂野鬼不敢再随意靠近骚扰他,看见他都是恭恭敬敬的,谁让他是未来的鬼后。

今年可以说是花无谢过得最安静最无聊的生辰,他知道今天也是鬼王来接走他的日子,早晨便与家人磕头告别,最为不舍的自然是最疼爱他的奶奶,可他们又不能不信守承诺,鬼王保了花无谢十年,唯一的代价就是把他许配给鬼王。

入夜,他身穿红衣安静地坐在床榻上等待鬼王的到来,过了许久都没有任何动静,花无谢等得有些累了。

“这鬼王到底来不来啊?不会是骗人的吧?算了,我先睡一下,搞不好明天我还在家里呢。”

于是,花无谢直接躺床上光荣地睡着了。

突然,一股黑色的影子出现在花无谢的房间里,一个戴黑色面具又身穿新郎官服的男人站在了床边,随后就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花无谢,他温柔的笑一笑,轻而易举地把人抱了起来,动作极其温柔,似乎把花无谢当成至宝般呵护,他们一起消失在房里。

鬼王殿里充满了喜气,红布高高地挂在殿里,花无谢躺在属于鬼王的床榻上,而床的主人却坐在旁边看着他,没错这个戴面具的男人就是鬼王沈巍本人,沈巍极有耐性地看着床上的人儿,等待他醒过来。

过不久,花无谢醒过来,一醒来就看到周围的环境有所不同,灵动的双眼转着看看,终于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沈巍,他吓得跳起来,不敢再继续睡下去。

“你…你是鬼王…沈巍?”

“嗯。”

确认之后,吞了吞口水,不敢与他对视。

“我们喝个交杯酒吧。”

说完便拉着花无谢到桌子那儿,倒了两杯酒一杯是给自己一杯给是他的鬼后,花无谢也懵懵懂懂地接过酒杯,与他进行了交杯酒,喝完后花无谢一直盯着沈巍看,可沈巍不但没有生气,还淡定的任他看。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为什么…你一直戴着面具啊?”

“你想看?”

“想啊,这太不公平了,你能光明正大看我的脸,我却无法看你的脸,我们都成亲了难道对着你每天都戴面具吧?”花无谢一想到这里就越想越不公平,凭什么他一直戴着面具,自己则被他从头看到尾。

闻言,沈巍便把面具摘下,花无谢才发现面具下男人的面貌竟是如此惊为天人,堂堂鬼界之首鬼王沈巍竟是如此一大美人,花无谢心想这次也值了,捡了个大美人当丈夫,不禁笑了起来。

“这下夫人可满意?”

沈巍满脸笑意看着眼前的人,不禁想起十一年前第一次遇见花无谢时,那时花无谢才七岁,当他被两只恶鬼使用卑鄙手段打至重伤落到花府里的花无谢的房里,当时他已是鬼王自然不怕房里贴的辟邪符,而恶鬼当然是进不来,这些符是花无谢在外偶遇一名道长送给他的,花无谢一看到他虽然有点害怕,但心地善良的花无谢就收留了沈巍,他看沈巍不像是鬼便收留了他,每天给他送吃送喝还帮他养伤,想到这里沈巍就有点伤感了,因为眼前的人儿早就不记得他了,要不是与他订婚的是花无谢恐怕他会直接见死不救。

“诶嘿,满意,满意。”

“好了,你先睡吧,明天我带你到处看看。”

咦?这下花无谢懵了,心想:他这是不动自己的意思吗?那也好,免得尴尬。于是,他还真听话到回床上睡觉了。

————这是一条分割线————

打自花无谢在沈巍的鬼王殿住下来后,每天跟着人家进进出出,好奇地问了很多问题,而沈巍也不恼怒反而每个问题都给花无谢一一解答。

最近那些平时替沈巍办事的下属们快要被沈巍给吓个半死,至于为什么,罪魁祸首就是他们的鬼后花无谢。

每次沈巍不管在和下属讨论鬼界的琐碎之事还是大事时都是不苟言笑的,甚至是面无表情,不怒自威的那种,现在竟然偶尔还会笑着和他们说话,这还不吓死他们啊。

可是,相对的沈巍也变得比较少发怒,这也让所有的下属都轻松许多,做事也事半功倍更加勤快了,这也全拜花无谢所赐,每次沈巍想发怒时,花无谢都会在旁边各种撒娇软化了沈巍怒火。

但是,最近花无谢感觉到很愁,他已经爱上了沈巍,喜欢他对自己独特的温柔还有面对他时也会露出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他也感觉到沈巍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只是不说罢了。

其实,花无谢真正愁的是,为什么沈巍不肯和他行房?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强?他绞尽脑汁最后也只想到一个办法,于是便把一只小鬼叫来,嘀咕不知道对小鬼说了什么。

“那个,王后您真的要这么做?”

“废话!快去给我弄来!我今天一定要成功!”

“是的,是的,小的马上去办!”

花无谢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下药!

夜晚,沈巍从外面捉拿恶鬼回来,就被叫到花无谢那里去,反正他不知道那人想搞什么花样二话不说地就往花无谢的房里去了。

一打开门,就能看见花无谢只穿着里衣坐在桌边上,桌上还有一壶酒和两个酒杯,沈巍的双眼一直死死地盯着只穿着里衣的花无谢,心想不行,必需要把持着,他不想伤害到花无谢,于是他假装淡定地坐在人旁边。

花无谢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倒了两杯酒,一杯是给自己另一杯给沈巍,拿起酒一饮而尽,而沈巍也什么都不说也把酒给喝了。

两人相望,沈巍只觉得一股燥热上头,可很快地就在体内自行运功解了,似乎也明白了花无谢这一系列的行为,看着已经有点迷迷糊糊的花无谢,沈巍那盖不住的欲望早已爆发,把人抱起来往床榻那儿去。

虽然已过了洞房花烛之夜,拉下帷幕,春宵一刻。

隔日。

花无谢是被沈巍抱着出来吃早点的,殿里的下人们都不敢说话,但心里都有数,他们的鬼王和鬼后成了有名有实的夫妻了。

从这一天开始,沈巍更加宠爱他的鬼后了,而花无谢更加肆无忌惮地对沈巍撒泼又撒娇了,当然经过那晚后,花无谢也想起了以前救过沈巍一事,可以说是可喜可贺啊。

从此,鬼王和他的鬼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当然也包括了‘性’福。

THE END. 

下一位 @VIVI


倾执: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他们说你从小顽皮
他们说你个性不稳重
他们说你是混世大魔王

可是我却看到你
为爱痴情
心思细密
文武双全

总有人说你太痴情,眼睛里从来只有一人
我却说你专一,至始至终从未改变

这样的你
真诚,可爱,让人爱不释手,又羡煞不已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
月至中秋,人团圆
那一个团圆日,愿许你一纸韶华,盼与你共度良宵

9月13日,八月十五,中秋夜,共良辰

0时: @居老师的教案

1时: @大冰冰刘

2时: @箜篌骨

3时: @古秋冬月

4时: @VIVI

5时: @七七和居居

6时: @浮生岂似风中雪

7时: @木辰

8时: @古辣辣盐栗栗

9时: @油条小姐

10时: @幻镜幻境

11时: @玄卿砸

12时: @朱高富贵儿~

13时: @闲人散书

14时: @向死而生

15时: @心曲

16时: @鱼丸粗面

17时: @今天雪花接吻了没

18时: @mirror

19时: @三亩微风

20时: @默mooooo默

21时:倾执

22时: @橘子味的橙汁儿

23时: @神猫兜布帕



海报: @木辰   我师兄

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npc: @花无谢中心向   倾执



过几天就要写出巍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感动了!!!!他们感情依然那么好!北极圈的激动!!!

喜欢老大水仙的来群里玩呗,qq群。

三生三世系列(凯歌衍生)

写得较渣,勿喷。

有刀,慎点。


三生三世之赤焰魂

靖苏(第一世)


“报!!!北境告急!!!大渝进攻我大梁边境,急需援军!!!”


原本正在沉溺于着重逢相认的喜悦中,过几日便要登基的太子萧景琰,听到此次军情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自知肯定留不住那人了,虽然昨日夜里已经答应和他一起看着这个太平盛世,他知道这次一定难以实现了。


“景琰,这次我一定要去,只有我才能办得到了,我知道你想什么,可是大梁需要你。”


此话一出,他便噎着了,明知道自己在嘴上总是斗不过他,不想让他去,可想想如今朝中只有他,前身是赤焰军少帅—林殊,即现在的江左盟宗主梅长苏能够办到了。出征之日,萧景琰站在高耸的城墙上目送着心爱之人领兵出征,虽然不舍,但他知道他一定能打场胜仗凯旋归来。


北境。


兵荒马乱,烽火四起,不管是大渝军还是大梁军,都不肯认输投降,死伤惨重之外,甚至偶尔还有两败俱伤的情况。这样的战况持续了几个月,萧景琰此时已经登基为帝,虽然传回来的军情一时紧张,一时打胜仗。


一个月后。


萧景琰收到了蔺晨送来了梅长苏的书信,信中梅长苏提及了他对朝廷未来的策划,最后他哭了,他慢慢走向林家的灵堂里,原本用红绫盖住的灵牌,被他揭开了,是属于林殊的灵牌,原本因为已经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的身份所以就把它盖了起来。


两行的泪水,相认与重逢一切都成了回忆,还有各种过去让他后悔不已的事,都成了遗憾,他只好等,等下一世,必定弥补对梅长苏的遗憾。


就像梅长苏在信里所写下承诺: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三生三世之信仰

诚台(第二世)


在这个乱世里,充满了各种伪装,包括自己最亲的人,曾经给过的承诺最后都化为了泡沫。曾经纯真的年少早已成了过去,现在的明台早已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明家小少爷,而是军统的特工毒蝎。


在明家里,他得到家人的宠爱和保护,自从知道大姐,大哥和他心爱的阿诚哥的身份后,他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在这样的抗日年代里,不伪装是无法活下去的。


他一点也不想走,为什么阿诚哥要把他送走?!为什么他不能留在他身边一起继续伪装下去?!大姐死了,他不能留下来看她最后一面吗?昔日的回忆在明台的脑海不断的重复又重复,和他一起去海军俱乐部,一起打羽毛球,一起抗战,还有用一颗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来告白的时候,还有大姐对他各种疼爱,大哥对他口硬心软的严厉,其实是保护他的方式。


他独自在这往重庆的火车上,看着外面的风景,一幕又一幕的回忆在脑海里打转,他知道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所说的话都应验了,什么永远在一起的承诺也都成了泡沫,报国还真的是一种信仰,原来真的不是工作,阿诚哥和他那没结果爱情成了抗争的代价。


“报国不是工作,而是信仰。”


三生三世之开花结果

然浩(第三世)


袁浩和李熏然是在一次他的因为车子被人撞到了后,肇事者向他找茬时被刚好放假时间出来吃饭时经过帮了他一把而认识的。


经过了那一次之后,双方因为经常互相请吃饭后,开始变得越来越熟悉,才知道袁浩是做旅游策划的总经理,而李熏然是警队里副队长,两人经常一起互相交换心事,渐渐地他们开始对对方都产生了微妙的情感。


一开始,袁浩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感觉,都是李熏然在主动出击。一开始,就给人亲自送外卖,博感情,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位警官穿着制服在午餐时间待在袁浩的办公室里跟人一起吃午餐,吃完后就开始在聊天,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而这样的情况就在一次的意外产生了变化。那次两人一如往常的吃完午餐后,袁浩一边聊天一边踩着小椅子上在整理橱柜上的文件夹,结果不知怎么的踩空了,哐的一声,袁浩以为自己会撞在地板上,最后是落入了李熏然的怀抱里。


从那一次之后,袁浩的员工们发现他们的上司每天都有人接送,午餐时间更是不见人影!直到有一次,袁浩被李熏然扶着上来公司,他的弟弟罗一洋讶异的看着他,然后表情变化成 ‘ 哦,我懂了 ’ ,前台的女孩也看着他脸红偷笑,他瞪了瞪扶着他的罪魁祸首,脸红的甩掉李熏然的手,气冲冲进了办公室。


再过了几个月后,全公司都收到了请柬,是他们的上司和那位警官的婚礼,地点定在纽西兰的某个教堂。婚礼当日,两人幸福的交换戒指,相拥而吻。


经历了三世,有情人终成眷属。


宇文家族二三事(3)

宇文家族二三事(3)


爹爹:宇文拓

娘亲:梅长苏

长子:宇文循

二哥:宇文毅(双胞胎中的哥哥)

三哥:宇文川(双胞胎中的弟弟)

四哥:宇文逍遥

五弟:宇文昭/杨延昭(被杨家收为义子)

大伯:马承恩(宇文拓的结义兄长)


*年代设定在少年杨家将的宋朝*


1)自从宇文毅答应加入军营后,经常随着宇文拓到各个地区的军营换防,通常一待就是待好几个月,偶尔宇文拓会被朝廷召回皇宫议事,而宇文毅就得代替他爹处理军中事务。不过,他做事的风格跟他爹一个样,事事都按部就班,从不越轨,谁做对,谁做错,赏罚分明,从不偏袒,因此很受普遍士兵欢迎,但是少爷兵和一些老干部就不吃这套了,因此宇文毅就经常和这些在他眼里属于‘作死不休’类型的人斗智斗力,他们还真以为人家宇文拓的儿子是白痴吗?宇文拓送他们一记白眼表示:一群蠢货。


2)这次的换防是在杨家军里,因为是杨业的地盘,所以宇文拓比较放心宇文毅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就自己回朝廷处理潘仁美留下的烂摊子了。在杨家军营里,宇文毅就比较轻松,因为有他五弟的义父和义兄们在打理,而他偶尔会到附近的小村子里巡逻,因为听杨三郎说之前这个小村子曾经在他们还没在附近搭营的时候经常被山上的山贼欺压,当他们来了之后就比较不敢下来了,所以他自己一个人会在附近巡巡,也没完全进去,就怕会惊吓到村民们。


3)果然,有一次宇文毅刚去巡村时,就发现村里冒烟,他急忙的骑着马进入村里,看到一群山贼正在撕着一名少年的白色的衣服,还听到他们猥琐的声音一直在说这男孩真漂亮,比女孩还白还美,上了他之类的话。宇文毅听了愤怒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轻功飞过去,把剑鞘丢了出去,刚好打中了其中一个山贼的背脊‘咔啦’一声就倒在地上了。接着就是刀光剑影,他扶起那少年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在打斗的同时伤到他,一边打一边护着那少年,一瞬间,不出一个时辰就把所有来这村子撒野的山贼们都打成重伤了。宇文毅看了看周围,满地都是人(划掉)山贼和血,把少年公主抱了起来,并问道:你家在哪一边?那少年似乎是受到了不少惊吓,一直瑟瑟发抖,手紧紧地抓住宇文毅的衣服。

宇文毅见状,便安慰说:没事了,别怕。

果然,那白衣少年停止了发抖,抬起头看向救命恩人,宇文毅这下才看清少年的全面目,心里感叹难怪那群山贼如此的色胆包天,这个少年拥有清澈明亮的眼睛,清秀单纯的美貌,皮肤也很白,是个活脱脱的美人。良久,宇文毅便问起了姓名,那少年开口了:我,我叫宁采臣,是这村子的教书先生,我也是这村子的居民,我家就在左边的第三间屋子。说完,宇文毅点了点头,就往宁采臣的家走,把人放下后,就走出去放信号弹。


4)过了不久,杨家军赶过来这小村子,把那些受伤的山贼通通都带走了,而杨家的几个少将军就留下来帮忙安顿这些受惊吓的村民。宇文毅正在帮宁采臣治疗伤口,宁采臣虽然觉得痛,但还是忍耐着不让自己喊出来,宇文毅看着他觉得他可爱,就忍不住说:如果真的很痛就叫出来吧,不用憋着,这是正常的。宁采臣还是摇头,紧紧的闭着眼睛忍耐,宇文毅笑了笑,还是温柔地帮他擦药。等擦完药后,宁采臣开口道:谢谢你,小生还不知道将军的名字叫什么呢。

宇文毅回答道:在下宇文毅,我也不是什么大将军,只是一名少将罢了。

突然,宇文毅发现宁采臣还是穿着那被撕破的衣服,正要开口提醒时,宁采臣也发现宇文毅正在看着他,再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破衣,整个人蹭的站起来,害羞地抱住自己,磨磨蹭蹭的说:那个,宇文将军,麻烦你可不可以先行出去啊?在下要更换衣裳。

宇文毅闻言,点点头就走出去了。过了一阵子,宁采臣说可以了,一打开门,就看见宁采臣穿着新的亚麻色的衣服,也不损人的美貌,看着清新舒服,宁采臣微微笑请宇文毅重新进屋,倒好了茶端给人。突然,一群小孩跑进屋里围着宁采臣,原来是担心老师的伤势才来的,宁采臣温柔安慰孩子们说自己没事,并指着宇文毅说是他救了自己,要他们不必担心,看着温柔清秀的宁采臣,宇文毅感觉到自己的心为他打开了一扇门。


5)数日后,宇文毅再度进入村子里,并且还带着宇文昭一起来。由于来的时间还早,许多村民还没睡醒,但是他们一踏进宁采臣家的围栏,就看见人已经站在外边晒一些草药,在阳光的照射下,宁采臣犹如谪仙般动作吸引了宇文毅的目光,宁采臣听到有人进来了就放下手头上事情转过来看,发现是宇文毅就高兴的跑了过去:毅大哥,你来啦。

宇文毅点点头:嗯,给你带吃的,我娘做了好吃的点心,我拿来分给你了。

一说完,旁边的宇文昭就忍不住偷笑了。宁采臣看见不认识的人就只是呆呆地看着宇文毅,宇文毅也察觉到了宁采臣呆滞的目光,就连忙解释道:啊,这是我五弟,宇文昭,你可以叫他昭儿或者小昭。

宁采臣:你好,小昭,我是宁采臣。

宇文昭微微笑道:你好啊,采臣哥哥!

两人打过招呼后,就领他们兄弟俩进屋里,宇文昭发现宁采臣的家很干净又整齐,跟他二哥的房间一样。最后,三人坐下来一起吃点心,还有一些宁采臣自己做的早点,宇文昭对宁采臣的厨艺赞不绝口,虽然宇文毅默不作声,但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就知道他对宁采臣的厨艺也是默默赞叹的。吃完后,兄弟俩就跟着宁采臣去小型私塾教小孩子读书,看着一群孩子乖乖的跟着宁采臣念书,宇文毅露出了微笑。


6)接下来的日子,宇文毅几乎是每天来找宁采臣聊聊天,或者帮他看顾学生,再不然就是帮忙把家打扫干净,这让宁采臣很感动。久而久之,两人可以说日久生情,但宁采臣却不敢说出来,心里认为自己配不上优秀的宇文毅,进而开始躲避宇文毅。被人躲避的宇文毅开始觉得奇怪,怎么老是见不到宁采臣,回到军营后,心情不好,一直拼命训练,而且还持续了几天,搞得整个军营里的人疲累不堪,为了保命大家推宇文昭去探一探‘军情’看看这位少将军到底怎么了。兄弟俩谈话内容如下:

宇文昭:二哥,你到底怎么了?大家都被你吓坏了。

宇文毅:他在躲我。(沮丧)

宇文昭:啥???(充满疑问)

宇文毅:采臣他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躲我,不让我看见他。(叹气)

宇文昭:就这样?

宇文毅:嗯。

宇文昭:…

宇文毅:五弟,我该怎么做?(耿直脸)

宇文昭:二哥,不如这样吧…再这样…最后呢…(小声说悄悄话)

宇文毅:这行得通吗?

宇文昭:哥,你其实也不是那么僵硬的人,我相信你会做得比我说的更好!(拍肩膀)

宇文毅:好吧,还有,‘僵硬’是什么形容词啊,你是想说我是块木头吧?

宇文昭:哈哈哈…我先走了~


7)隔了两天,宁采臣回到家里,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跟着明亮的灯火走,在后门。] 宁采臣看了看,打开后门,果然就看见了挂满灯笼的长柱,原本什么都没有又暗的后街,有了灯笼的火光变得明亮,就像指引着谁一样,宁采臣一边感叹真漂亮一边跟着火光走。走到一个地点时,他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宇文毅,他顿了顿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向前走,人看他没有向前走,就向他走了过来到他的身后,用一条丝绸制造成的绫盖住他的双眼,再温柔的绑定,只听见那人用低沉的声线说:别怕,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就轻轻挽着宁采臣的手,领着他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上宇文毅一直护着他走在凹凸不平的路线,终于停了下来。突然宇文毅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画在他手上,而且还有点味道。

宁采臣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结果,宇文毅没有出声,而是直接把绫解开了。解开后,宁采臣被眼前的美景惊艳了,整个周围都是一点一点的小光点,照亮了地面上的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鲜花,宁采臣仔细一看原来小光点都是萤火虫!宁采臣兴奋地在这个地方转了一圈,企图伸手要抓萤火虫,可是怎么抓就是抓不住,宇文毅看着笨拙的宁采臣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笑,直接上前抓住人的手,拿着刚才在宁采臣涂上一层花蜜的手。

宁采臣:咦?

宇文毅:把手掌张开。

宁采臣照着宇文毅的话,把手掌张开来,一下子,有好几只萤火虫就飞来宁采臣的手掌上,并且形成了一个‘毅’字,宁采臣哇了一声,开心的笑了。

宁采臣:好漂亮啊…怎么做到的?!

宇文毅:萤火虫喜欢花蜜,所以把花蜜涂在你的手掌上就能够把他们引过来了。

宁采臣:原来如此…

萤火虫们採完宁采臣手上的花蜜后就离开了,宁采臣和宇文毅两人安静的看着它们离开,沉默了一阵子,最后宁采臣才缓缓开口说:那个,谢谢你,毅大哥…

宇文毅:采臣,你为什么要躲我?

宁采臣:因为我…我…我配不起你…

宁采臣越说越小声,但却是被宇文毅听到了,突然整个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宇文毅亲了宁采臣,再加上周围都是飞来飞去的萤火虫,气氛变得非常浪漫又美好。一吻完毕,宁采臣脸红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接下来宇文毅说出了他的内心话。

宇文毅:采臣你听好,你没有配不起我,是我配不上你,因为你太美好,太善良了,而我是个武将,成天打打杀杀的,所以你不要躲我,好吗?

宁采臣哭了,对宇文毅点了点头,整个人羞得说不出话来,宇文毅突然对宁采臣跪下来说:所以,采臣,嫁给我好吗?

这句话一说出来,宁采臣原本充满泪水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宇文毅,脸蛋整个红了起来,又开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宇文毅拿出宁采臣最受不了的杀手锏—温柔的微笑,成功地让宁采臣点头答应了。


8)宇文毅放军假的当天就把人宁采臣带回家了。梅长苏一见到宁采臣就很喜欢这个未来儿媳妇了,就一直拉着宁采臣聊天,聊的内容都是比如他儿子怎么跟他认识或者怎么追求他等等,而宇文拓当然也是很满意,不断自豪的说儿子选媳妇的眼光果然跟他一样,不过很快就被自家爱妻嫌弃自己的追求方式,惹得宇文拓伤心得自己躲在角落里画圈圈去,梅长苏看着自家丈夫这副模样不禁失笑,喊他过来,让他去厨房拿点心出来,顺便让其他人出来见一见宁采臣。果不其然,大家都很喜欢宁采臣,大哥宇文循送给宁采臣一把精致的小匕首,老三则送了一埕自己酿的酒,老四逍遥也送了一把梳子,最小的小昭儿最后也送了他二哥以前经常用的毛笔。宁采臣接过所有的礼物,最喜欢的是小昭送的毛笔,除了是因为他经常写字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毅大哥以前用过的毛笔。之后,梅长苏就让宁采臣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吃晚饭和过夜。


9)同一天,龙阳带着聘礼进入侯府,并且有礼貌地拱手弯腰表示问好,而宇文拓和梅长苏很高兴的欢迎他。刚开始,宇文循是惊讶的,而后转为脸红不已,梅长苏看着自家大儿子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表情,问都没问就直接接受了龙阳的聘礼,也表示说今日可以说是双喜临门的日子啊。不过,有个很‘白目’的人竟然没有经过同意就随意闯进侯府,那个人便是卫无忌!

卫无忌:龙阳!你竟然敢横刀夺爱?!

龙阳:小九他根本都不喜欢你,我哪算是横刀夺爱呢?

卫无忌:你!

宇文拓:够了卫公子!这里是侯府!你没经过允许就随意闯进来,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的吗?!

卫无忌顿时语塞,的确,他没经过通报就进来了。

宇文毅:我大哥和龙阳哥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我看横刀夺爱的人是你吧?

卫无忌:可明明是我先来提亲的!

梅长苏:我不会把自己的儿子嫁给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所以你自己好好检讨吧,张叔,送客。

所有人都看着卫无忌,似乎正在等他离开。最后,卫无忌还是气冲冲的离开了侯府。


10)龙阳提亲的事虽然宇文循没发声,但却还是默认了这门亲事。而梅长苏和宇文拓商量好后,决定把两门亲事一起办了,日子已经定在七夕当天,只因为梅长苏认为七夕是恋人间的好日子,喜上加喜,所以就把日子定在那天了。距离七夕还有好几个月,宇文循发现无情最近总是闷闷不乐,问他却又不肯说,在没办法之下才拜托弟弟宇文昭去问问。宇文昭还真的去把无情叫来自己的房间,对谈之下,果然问出来了,宇文昭才知道无情竟然喜欢自己的大哥,因为龙阳来提亲,他才会不开心。宇文昭听了心里很不高兴,他对无情可以说是日久生情,两人经常一起聊天和玩闹,没想到无情喜欢大哥,让他觉得很失望,但既然都已经这样,他决定让无情去告白,虽然肯定是会被拒绝的,但他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遗憾一辈子,所以才做了这么一个决定。于是,他就去找他三哥商量这件事,不过宇文川却认为其实无情或许只是对大哥没有爱情的感觉。

宇文川:根据我经常对无情的观察,他对咱们大哥只是产生了崇拜和依赖的感情罢了,根本不算是爱情,昭儿你还有机会的啦~

宇文昭:三哥,你干嘛有事没事去观察人家啊?

宇文川:别管我,反正让我来跟他谈谈吧。

宇文昭:好吧,你可别欺负人家啊。

宇文川:嘁,还没在一起就这样护着他,以后成了还得了?

宇文昭:你管我!哼~

宇文川:诶!你这臭小子!


江左萌的故事(2)

解锁了两个新角色,易小川和飞蓬。

李逍遥与飞蓬的相遇~~

点击这里👉 http://t.cn/EyWW7i9

自己捏的陈亦度和郑秋冬,嘻嘻嘻~

自己捏的郑秋冬,不知道像不像😂

ZEPETO 的ID 是: 8YDFML